柴静:社会观察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chaijing.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专访李连杰:独立的滋味(视频·文稿)

2013-05-22 10:43:25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 次 | 评论 0 条

节目文稿如下:

【影像】2010年采访资料

李连杰:我从2007年突然之间,五六个月以后,全部两边都白了。因为白天想,晚上也想,怎么也想,吃饭也想。

柴静:会有这么严重吗?

李连杰:有。你和我,我们都不能理解的严重性。

柴静:那你觉得有可能你就中断了吗?

李连杰:壹基金计划有这种可能。

李连杰:所以我才第一次跟您说一些互动的话。从来没说过,以前这三年这是第一次,我们的团队还劝我别说,我说有些话该说的时候,为了集体的、公众的利益还是要说一说吧,我会面对,我会承担。

【演播室】这是三年前我们访问李连杰的影像,当时他所创立的壹基金,正处在可能中断的危急关头,壹基金其实希望自己能够成为独立向公众募款的基金,但按照当时的法律规定,无法如愿,就在生死未卜之际,李连杰向我们约定三年之后再来看壹基金的命运,今天,三年之期已到,壹基金独立,并且在前不久的雅安地震当中成功向公众募得超过三个亿的捐款,在获得巨大声誉的同时,也承受着不小的压力和争议,今天,我们按照三年之约,再访李连杰。

【采访】李连杰

柴静:我记得三年前你在节目中说,壹基金碰到了危机,甚至有中断的严重性。但是我之后不久看到媒体报道说你抱歉了,你说你失言了,这事是真的吗?

李连杰:没有啊。

柴静:你为当时你在节目中说的这些话后悔过吗?

李连杰:没有啊,因为那次的谈话,深圳的民政局长,看到了这段访问,所以回过头去看,其实我很感激媒体,推动了整个壹基金转型变成一个公募基金会,落地深圳是非常大的帮助。

【同期】李连杰:壹基金是一个年轻的梦想的时候,我就梦想着今天。

【解说】2010年12月3日,壹基金公益基金会脱离原先挂靠的中国红十字会,在深圳民政局正式注册成立,成为国内第一家民间公募基金会。拥有独立从事公募活动的法律资格,理事会成员由十一人组成,主要为知名企业家和媒体高层等,每年定期召开四次会议,壹基金还聘请了世界四大会计事务所之一的德勤为它做账目审计。

【采访】李连杰

柴静:独立的滋味怎么样?

李连杰:独立的第一件事就要去李连杰化。需要透明的,所以我才会请这么多的企业家进来来共同承担理事会的这个职责。

柴静:为什么是企业家?

李连杰:因为企业呢,首先我们大家那个时代里,追问的问题就是说我的钱有没有贪污,这是第一件事,第二件事才说这钱怎么用的,去到有没有真正需要的人手上。那第一件事你要建立它的公信力,你像王石管理的,上千亿的公司,它管理的这个可信度各方面,其实是很强的。第二个,就说的最难听的,如果壹基金出现了资金的空缺,或者对于个体的捐款人有什么问题,其实集体都可以承担,因为没有人敢或者贪污这点钱。

【影像】雅安地震

【解说】独立两年多之后,壹基金遇上第一次大检验,4月20日8点02分,四川雅安发生7.0级地震,20多分钟之后,壹基金启动了雅安地震救援行动,“壹基金救援联盟”四川山地救援队在上午10点05分到达灾害现场。截至当天晚上10点,壹基金的四支救援队共64人全部抵达灾区一线,他们主要负责灾民的搜救工作,还有另一支十多人组成的救援队伍负责紧急物资的运送,以及灾民生活安置的工作。地震一小时之后,李连杰在微博上呼吁所有网友支持壹基金这次对于四川雅安展开的赈灾行动。他说“希望所有人安全。希望所有人对这次雅安地震给予更多关注。”地震发生之后24小时之内,壹基金已向社会各界募集善款超过1500万。

【采访】李连杰

柴静:没有李连杰,这次雅安地震能够募到这么多款吗?

李连杰:差不太多,差不太多,真的我不觉得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你喜欢李连杰的这一部分人,百分比里边,有一大堆人就不喜欢李连杰的。所以那你说因为李连杰的存在,那帮人就不捐了,也有可能,所以这个功劳不能够放在一个个人身上。

柴静:但我也看到一些明星说,说我捐给壹基金,就是因为我认为李连杰这个人靠得住。

李连杰:我想是可能更多的不是李连杰,更多的是他相信李连杰说出的那个方法。

柴静:我看见你团队中也有不同的看法,他们觉得说扩大你的在这个品牌当中的影响力,会对这个品牌更好?

李连杰:那个目光是非常短的。

柴静:这个好处不也是真实的吗?

李连杰:是真实的,但是它是短暂的。

柴静:为什么这么判断?

李连杰:我整天都在说,李连杰死的那天的时候,壹基金还要成长,还要前进,这才是我想看到的。

柴静:那你是否需要承认你的知名度本身,在这次微博的这个募捐当中,起到一个很重要的作用。

李连杰:有一定的作用吧,但是不是最主要的作用,重要的作用,你仔细地分析是它经过五年的成长,媒体不断地去报道它大小的灾难等等它的参与,以及转型之后不断地累积,累积的能量到这个时候爆发了。

【解说】与此同时,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在其官方微博上发出的募捐倡议因措辞不当,遭到网友满屏指责,因此前数次公共事件积累的信任危机爆发,从地震开始,壹基金也被网友们用来频频与红会比较,出现了一些给壹基金捐款的倾向性意见,李连杰公开呼吁,请大家不要失去对红会的信任。

【采访】李连杰

柴静:这是一种压力之下表态吗?

李连杰:没有没有,我尊重历史,没有中国红十字会,没有壹基金。

柴静:这次不管你愿不愿意,壹基金好像都放在了一个跟红会在比较,甚至被PK的一个位置上,你怎么看这件事?

李连杰:我很尊重中国红十字会,任何事物它都有高高低低,这才是正常的,那它在这个转点上,社会的需求,可能它还没有达到,那它在内部机制上,应当怎么去进化,怎么去加强管理,加强透明加强它的专业度,并不需要用一个公益基金去跟它对比,它是两个等级完全不同,不同重量的。

柴静:从您内心深处,你是不是有点,有点害怕人们拿壹基金跟红会做比较?这个会给你们的处境带来压力吗?

李连杰:我不能说这种情绪在团队里没有,我没有,我很坦然。

柴静:我看到王振耀说他认为比较是一件好事,会带来进步,你同意吗?

李连杰:我同意不同意它就已经摆在这儿了,就像我不想说这个话题,你也必须问,我还有责任必须回答您。我只能说在整个历史,红会对人类的进步和文明,这个人道中立博爱奉献,这个非常了不起,怎么样尽快地适应市场,是红会自身应当做的改变。给它时间,给它转变,但是继续支持,我觉得是需要的。

【解说】但是,4月21日,壹基金的官方网站的英文版突然被人发觉,当中写着所收到的捐款会转给红十字会,壹基金解释因为网站两年多没有更新,仍然是以往挂靠时候的信息。李连杰立刻在微博上回应:“善款只会直接用于灾区的救助。大家不要听信个别人的谣言。”

【采访】李连杰

柴静:但我还是看到有一种猜测说,说李连杰他们是不是在做一种投机行为,说我向外国人说,我们还属于红十字会,可以募到海外的捐款,我向国内的人说,我们独立于红十字会跟他们没什么关系,也可以得到更多的捐款?

李连杰:只要你把这事说清楚,我觉得社会特别是网友,整个网络,你说清楚这事,你不要掖着藏着。我希望你理解,我那网页是英文的,就没公开,就没转过来,引导了你的误会了,我真对不起你,你就道歉,你说清楚。

柴静:我记得当时有人提醒过您一句话,说如果壹基金从此做好了,也许能开一些口子,但是如果搞砸了,可能这个口子就收缩了,因为你们的原因,这话会给你压力吗?

李连杰:永远做一个探索者,给别的公益组织,别的基金会减轻它未来成长时候的一些障碍,那个就是有风险的,它就会掉沟里,它就会走着走着被水淹了,它要站起来就说,兄弟们我淹了,你们以后别走这样的路,我错了,对不起,我换一条路走,这个我觉得是壹基金。

【影像】微博的更新 数字 救灾

【解说】在微博上,壹基金每天都会更新捐款数字,这个数字在地震发生的前几天,增长速度惊人。

【采访】李连杰

柴静:为什么你在微博里说,说这些信任和委托,让你觉得像抱着一个炸弹?

李连杰:真的这个是一个可以爆炸的,就像您说的,你推力越高,其实它的(风险越大),任何事物都是两面的。

柴静:你怕什么呢?

李连杰:我不是,我什么也不怕。我没有怕的。

柴静:那你刚才说你会觉得担心它爆炸,这个爆炸是指什么?

李连杰:其实就是一个情感,跟你说这个压力很大,这个会爆炸,这个东西做不好,就把自己炸得粉身碎骨。所有的员工我们都要知道我们的责任和压力,但是我们要承担和面对。

【解说】募款金额迅速增长,壹基金受到各种赞誉,但也面临很多质疑。壹基金的理事会名单当中有牛根生,认为跟2008年三聚氰胺奶粉事件有关系的牛根生不应该当理事。

【采访】李连杰

李连杰:老牛基金是一个基金会的行为,(蒙牛)那个是一个牛奶公司,所以我是只是了解的这个基金会的钱是干净的,是拿出来做公益的,要不要接受这个善款,钱是合法的,你不能代表灾区说我不接受这个事,因为我真的没办法分别,这三亿现金里边,多少是贪污受贿,还是合法不合法的。

柴静:(网友)他的原话是说,如果牛先生有社会责任感的话,他就应该把前一件事情说清楚,然后再到壹基金来任职。他能够起到理事会成员应有的一个,社会责任感的作用。

李连杰:我觉得又回到了道德审判问题了,李连杰只关注法律问题。我们到底社会要求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公益组织,它是已经几乎把它要求到完美到,里头全是雷锋,或者全是白求恩,几乎是很难做到。全世界不存在这一批道德模范的。

【解说】李连杰说,他一直觉得,中国的公益事业往往受困于道德审判,以至于一些正常的管理方式都如履薄冰。比如这次有人质疑壹基金从企业捐款中提取高额管理费,实际上,他们的管理费只有4%-7%左右,并没有用满国家规定允许的10%的管理费。而在2011年,曾经有人提过,可以捐款给他们专项使用,使他们能够实现“零成本的管理”,避免任何非议,但是最终,李连杰选择放弃。

李连杰:就是说它连10%的这个国家规定成本都不需要,就各个企业就可以分担了,它将会是一个全中国最牛的基金,零成本,对不对?

柴静:一分钱都不花大家的。

李连杰:对,它就可以把事办了。

柴静:太透明了。

李连杰:太透明了,太牛了,是吧,这个成本都不是我的,我的百分之百的钱都用到社会需要的地方,但是后来当你理性的时候,其实整个的理事会都会觉得说,如果我们做成这样一个零成本的基金,将对整个中国的公益慈善事业,是一个灾难性的摧毁。

柴静:为什么?

李连杰:因为你是不可复制的,因为有这么多的企业家去承担它的成本,并不是没有成本,对全中国几十万的NGO组织是非常不公平的,你将破坏他们的成长。

柴静:那你要这么做的话,可能会让李连杰这个名字的道德形象。

李连杰:李连杰本身没什么道德形象,李连杰就是一人。

【影像】07年参加黄金甲首映

【同期】“功夫皇帝,李连杰”

【解说】2007年,在壹基金成立之初,李连杰应邀出席某个电影的首映式,当众募款。

【同期】李连杰:这真是我求黄金甲能够在您的票房里头捐一点点的钱。其实我还有三件事要求,真的不好意思,再给我最后一分钟,真的不好意思,耽误大家的(时间)

柴静:你站在台上,你干嘛是那个身体语言啊,你为什么那么拘束,那么紧张,甚至有一种见人矮三分的那个感觉?

李连杰:对,后来很多人把那段说成是搅局,其实我也觉得很抱歉。当时那种急迫,人家说你装孙子,我说不是装孙子,是真孙子,就算我这么鞠躬了,四五年,是吧,还是很困难。真正固定得下来的也不过几十万人,每个月承担着一块钱的补贴。

【解说】事隔六年之后,这次接受采访之前,李连杰刚刚拿到雅安地震的捐款总数据,297万人通过壹基金进行捐款,累计3亿多的现金和物资。

【采访】李连杰

柴静:会有那种长出了一口气说终于(公募)的感觉吗?

李连杰:没有。我只能说从感性的方面非常感恩这么多人相信壹基金,但是从理性的方面去思考,很多问题存在。反思2010年以前,你推了四年三年的一个计划,几乎人见95%以上的人认为说好事,这个主意好,但是为什么只有几万人,或者几十万人在做这事。那那些人说好为什么不做,问题出在哪里了?

柴静:你觉得要害是什么呢?

李连杰:就是说我们的社会结构,到底我们共同的价值观我们共同的信念,可能还没有建立。

【解说】面对这次雅安地震中巨大的捐款数字,李连杰说,他并没有人们想象的强烈喜悦,反而有一种忧虑,因为灾难发生时爆发的巨款在他看来是慈善,而他设立壹基金的目的,是想做细水长流,人人参与日常的公益。

【采访】李连杰

柴静:有的人可能以为说,你这个公募基金会,你主体不就是拿到钱算数吗?这次拿到这么大金额的钱,而且越是企业的钱来得越多越快,这难道不让你喜悦吗?

李连杰:我一直觉得钱能够解决的问题不是最大的问题。

柴静:你想解决的不是用钱来救灾的问题?

李连杰:我常常开玩笑说慈善是感性,公益是理性,我是真的,光着身子来的,这个世间的,有呼吸有生命,那最后我就最多穿一套衣服到两套衣服走,对吧,这结束的时候。那中间其实是一个过程,什么也带不走了,我们如何有能力的时候,每人一个月,每天一块钱,去帮助这个社会,一旦它有上百万人,上千万人做这个事的时候,它的内在的力量,这个民族,我会觉得说,那个才是我的梦想。

柴静:那你觉不觉得这样比较慢,比如拿慈善来讲,有灾难发生的时候,人道之心被激发,会突然之间爆发出来,而公益是那么细小,那么长时间才可能会见到的一个结果。

李连杰:但是就像基础建设,我一直说是非常枯燥的,但是只有它有了,这个城市才稳固,才持续才长久,那感性的时候你不用去做,因为每个人都会做。就是大家一把这事报道出来就心就动了,一动的时候感情一来了,这事就做了,所以我们要做的是最难做的那事,最不容易的事,但是那个事是很重要的在我觉得。

【影像】壹基金广告:1+1

柴静:当你三年前跟我说,你就想要每一个人的这一块钱的时候,我以为三年之后,你会被雅安地震的这个模式激发,你会觉得这些数字会很迷人,会让你走下去?

李连杰:没有没有,我们现在的297万人,人次参与,那么如何留下他们,如何激励起更多的人,持续在很冷静的时候,持续的公益慈善。如果我有一天看到,中国有一个大的灾难,或者一个大的事情发生的时候,很安静的时候,大家就把它这事办了。那个时候是更一个,我更希望看到的一个状况。

柴静:你不会觉得失落吗?

李连杰:不会。

柴静:你不享受被媒体称为一马当先,遥遥领先的那种感觉吗?

李连杰:我不认为有这件事,因为我是喜欢太极阴阳平衡的。它得到社会公认的时候,你根本不需要去想它,你想它的危机是什么,壹基金仍然面临着很多的挑战,自我的挑战。

【解说】民间的NGO组织,在中国当下的社会土壤里,都还只是刚刚萌牙,三年前的李连杰,在南方水灾面前,曾经一筹莫展。

【影像】2010年采访

李连杰:你看今年的水灾,我觉得在那坐着发呆了已经。

柴静:怎么讲?

李连杰:因为你不知道救哪边,东一摊西一摊,西一摊东一摊,你都不知道怎么发兵,你都不知道怎么派怎么做,很无奈,因为太多了。

【解说】而三年之后,一个三十多人的工作团队,在一次地震中突然收到三个多亿的募捐款项,另一重的考验来到。

柴静:壹基金现在筹款没问题了,但是花钱的能力有吗?

李连杰:这一次的灾后重建,壹基金会比五年前的汶川会成熟很多,因为这么多企业,都大部分参与过汶川的灾后重建,现在我们要更精准地避免以前犯过的错误,更清晰地探索一些未来可能够持续增长的民间特色。

【解说】李连杰说,他认为救灾之后最重要的是坐下来反思,民间的公益组织、各个基金会以及政府之间的信息如何更协调,避免重复劳动、浪费资源。他说,这次雅安灾区中,就出现了矿泉水、方便食品、旧衣物等物资堆积到现在都无法处理完毕的情况。

柴静:那这个堆积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李连杰:因为大家热心,感性的热心,全部去捐了,小至一瓶矿泉水,必须打开你是不是有害的,无害的,完了分拣,交给张三,还是交给,这个分拣的工作非常庞大,一千吨后来的物资。

柴静:一千吨。

李连杰:就是你会发现爱心和有效理性的这个还是需要慢慢大家磨合的。

柴静:我记得汶川地震之后你曾经说过,说尽量不要捐现金,尽量捐物资,那么即使有人贪污这些物资,他家里面无非储备两袋大米,他装不了更多,但是现在你又说如果捐物资的话太多了,堆积在那儿是没有办法处理的。

李连杰:每一个历史时期不一样。因为那个时代,因为壹基金的结构问题,你捐了现金它不能够及时地反射到灾区去,所以更多的是需要物资来去直接地给予。那现在这次是你国家大量的水,大量的物资调上去了。民间的一罐的两罐的这么的您就别送了最好。因为它所占用的志愿者和分校所有这些东西会造成一个承担,但是这个问题不能在情感高涨的这一个月当中去探讨,要理性了以后,大家都冷静下来的时候,再去探讨。所以有时在开玩笑,你不能够在说一句非常理性的话在感性的时候,在感性的时候说了一个很理性的话,你就会基本上被骂翻了。

【影像】2010年采访资料

李连杰:慈善需要激情,公益需要理性。

柴静:你是什么人?

李连杰:两种都有,我跟你说,又理性,又感性,是基本上两种我都占了,疯加傻。

【影像】2010年采访资料

【解说】三年前接受访问时,李连杰曾说,如果公益基金最终能够批下来,他就辞去职务。

李连杰:如果壹基金成功了,它不需要我了,它完成了某一段的历史使命了,再创业。

柴静:比如说?

李连杰:现在都给您说了以后,你们《面对面》下次不访问我怎么办,留着点,三年后再来。

【解说】这次访问,李连杰告诉我们,当年接受采访时,他想的是退休、进山修行,结果被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一脚给踹回来了,对他说,用公益的心,用企业的方式再来一次。成立了太极禅文化公司,李连杰担任全职的CEO。

演讲:人类追求的是健康快乐,那我们的目标,推动的目标就是健康快乐。

【解说】他说,他发现很多年轻人现在忙于在网络和工作,忽视自己的健康和快乐,瑜伽十五年来,全球有一亿人在练,他也想用十到十五年的时间,来在全球推广太极,让更多人来获得健康快乐,而最重要的是,用太极禅来反哺壹基金。

【采访】李连杰

李连杰:如果我们奋斗十年,达到实名制的一亿会员,那他每个人规定必须有一块钱去回馈社会,让别人也健康快乐,那它就有机会,去完成我一开始说的,左手如果万一不能够预计地达到这样的结果的话,我必须有另外一张手去达到那个梦想。

柴静:会不会有人说老兄,你为了走这条路,这个功夫也,弯也绕得太大了吧?李连杰:很多人问,我做公益慈善,跟一块钱跟我有什么关系,那我从另外一个角度说,兄弟,我们先来另外一个,健康快乐,您要不要,要咱从事这个,您健康了,您快乐了,是不是也希望拿点钱给别人也健康快乐,人也不多,一块钱,咱就分点出来。我渴望希望看到有一个东西,在十五年后在全世界说,这个东西是中国人的一种生活方式,它说这个地球需要平衡,不是谁独大,有白天就有晚上,我们彼此互相生存在那里,平衡地生活在这个家里边。

【解说】李连杰说,他希望的太极不只是老人才练的一种拳法,而是能够被青年人接受的哲学,简单地说,黑里有白,白里有黑,每一个事情都有两面,既能看到现实的洁白之处,也能够理解黑暗的原由,不抱怨,但求去做自己认为对的事。

【电商大会演讲】

李连杰:中国的公益慈善是比整个的中国社会晚了二十年,但是如果我跟所有人一样站在那去埋怨为什么没有法律,政府为什么这样做,光是埋怨可以改变政府,可以改变一切环境的话我一定埋怨,但是可惜我懂得太极禅,我觉得埋怨是没有用的,是反过来我要看,怎么欣赏它,怎么去琢磨它中间的空间,去改变我自己,去迎合这个时代。

解说:这次雅安地震中,他在微博上感谢过很多企业家和名人,但都没有公布他们包括自己的捐款数额。

【采访】李连杰

柴静:你说你曾经犹豫过,要不要把这些明星的名人的捐款数字公布出来,最后你决定不?

李连杰:几个明星,特别是公众人物朋友问我,我就说你有没有勇气,咬牙顶住不说钱,对不对,不说我捐多少钱,总之我捐了。

柴静:他让你顶住什么呢?

李连杰:尤其是娱乐界的朋友,媒体会盯着比较,说这个谁捐了多少,那个多少捐了多少。是问我意见的人是相信说,喂,我们是不是愿意咬着牙做几年长期的,就是尽我所能人人公益的概念,不要再把数字变成一种攀比,变成一种不做不行,很被动的一个数据摆出来。

柴静:也可能有的媒体认为那种方式能够刺激大家通过竞争的方式。

李连杰:所以它不是一个硬性的,阴阳平衡的,愿意公布的朋友非常好,不愿意公布的也感恩,对不对?它是两面自由的选择才是对的。大部分我们一直觉得说,任何事物都有两种三种以上的选择,这是老祖先说的,黑和白的选择,那你可以选择摊开来,你可以选择不摊开来。

【解说】雅安地震期间,李连杰刚刚过完自己的50岁生日,壹基金的雅安救灾团队们在颠簸的车中一起唱了生日歌给他,他说自己34岁信佛,重新安排自己的生活;40岁那年经历海啸,开始思虑自己为什么活着,现在,他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龄。

柴静:那十几年下来,你觉得你现在是在一个什么样的状态里头?

李连杰:很多东西你只是知,不便于跟公众分享,对吧。我整天想二十年后的壹基金,二十年后的太极禅,或者人生的结束的时候,这状况是什么,但是我很难用这个那个状况,就现在跟所有社会去分享,当二十几岁,三十几岁,当他听到你这个话的时候,他会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人是需要通过这些过程到达最后的终点,但是我不能去讲终点的时候,我只能讲过程的事,但过程的事并不代表我心中是这个过程。

柴静:是蛮玄妙的。

李连杰:真的很玄妙吗,这是我的一个生活状况,我必须去做这个社会上需要的事,但是我个人我已经知道,最后哥们我就俩衣服,咔,一摁就走了(烧了)那时候。那这个过程我必须把你认为的我的力量回馈给社会,搭出平台来做出这个事来。  

【解说】李连杰说,自己短期内不会再拍电影,除非有特别好的剧本。他想把所有的时间都用来推广太极禅,5月开馆,向社会开放,8月启动网上教学,试图通过互联网向全球传播太极文化。

【采访】李连杰

柴静:在你做的所有的这些事情当中,电影、公益、太极禅,这些事情里面有主次高下之分吗?

李连杰:没有,不同的年龄段做不同的东西,倒过来也可以说,可能我做的武术是一些能量的储备吧,使得我拍电影更容易,所以拍电影的更容易,这两个东西储备了一些能量做成慈善公益,就让壹基金更容易,那这三个的储备,可能为了作为推动文化的时候更容易。

柴静:你怕不怕外界舆论说,嗨,李连杰到最后还是想挣钱嘛。

李连杰:看结果,五六年前壹基金我说的时候,你不就是一李连杰嘛,就是一名人,你想做点慈善,给自己抹点金,给自己添点花,给自己做点名利益,你这是忽悠我们,你自己又不做,完了又让我们,啥东西。五年后大家冷静下来看的时候,起码有一部分人已经不这么看这件事了,是吧,所以可能另外一件事,你要给他五年时间,你再看他时候,呦,不是我当初想象的赚钱不赚钱那件事了。

柴静:好,那咱们就再约一次五年后再聊,让我们看看你那时候。

李连杰:应当挺好玩的事情,说不定那时候您就打的现在,非常时尚的,非常酷,流行的太极的云手就进来做访问了。

柴静:好吧,试试看,谢谢。

李连杰:谢谢谢谢。

【演播室】

  这次访问中,李连杰给我最深的印象是谈到雅安地震,面对公众几乎是井喷的捐款热情时,他表现出来的更多不是狂喜,而是忧思。这种忧思针对的是他希望中国式的慈善不仅有面对灾难时同情心的迸发,更多的是在做日常的公益时,每个人细水长流,日积月累地长期捐助,慢慢沉淀下来就是一个社会难以估量的内在力量,这样的力量是他当年创办壹基金的初衷,而这个初衷未改,最然看上去它最难、最慢、最难建一日之功,但是中国的民间公益就是一个社会心灵的基础设施,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是建设。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廖智的事      下一篇 >> 逼向下游的谈判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chaijing

现为《新闻调查》出境记者 主持人。 记者不仅是我的职业身份,做新闻也是我生存的一种方式,记者的天职就是调查事实的真相。以前,做电台的时候,我喜欢说,这是一个像流沙一样的世界。那是非常文艺和情绪的字眼,而 2000 年接近 25 岁的时候,我在一本书的扉页上写下:现在是时候该蹲下来观察地面上的沙粒了,观察它们的湿度、密度、结构、流向和探究为什么这样流向的原因。我庆幸,在迈入成年的门槛时,从自我的世界里走了出来,开始关心他人,关心社会公共事务,关心将自己和这个世界联系在一起的东西。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